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疏离

总感觉像是在慢慢沉进水里
声音的传达变得迟钝
那片摇曳的光斑离我原来越远
徒劳的伸出手,却抓不住任何东西
我就这样和世界一点一点疏离
热爱着,相信着的事物
逐渐变得那么出乎意料之外
又一直都在我意料之中
在我早已逝去的十八岁
所有疯狂的年华
就此成为刻在历史上永远的印记
没有开心就没有痛苦
没有收获就没有伤害
这个矛盾的世界,一开始就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互相欺骗
互相在对方身上可下一道又一道的伤
然后在彼此刻下伤口的疼痛中
寻求曾经中存在的证明
我已经受够了
不想再和世界这样玩游戏

我只是想安静的听V家的歌
安静的写神秋和其他我喜欢的文
安静的用打滑的鼠标画下那个黑白的世界里寂寞的女孩
我的愿望仅此而已

不惜要别人我也能快乐
因为我就是一个适合孤单的人
孤单什么的,一点都感觉不到
依恋什么的,一点都不需要
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欺骗和谎言
各种自欺欺人的满足
那就是幸福么?
欺骗,欺骗,欺骗
一直欺骗下去
这就是幸福么诶?

我不要这样的幸福
我只要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活着就够了
没有我永恒依恋的东西
玩了五年的游戏,我可以说删就删
留了两年的头发,我可以说剪就剪
曾经形影不离的伙伴,我可以绝对冷酷无情
曾经的那些到现在都令我害羞的字词
那么真实的图露过的感情
我可以说告别就告别
我不会再为感情撼动分毫
我也不会再为了几句话一颗心感动一点
世界从我这里拿走了太多东西
而对于我来说
那些都是不可再生资源

安静的走下去
听着MIKU她们的歌
她们没有真人唱得好
但她们有着不属于3D世界的喉咙
我爱这些来自异次元的歌声
因为我不想再听到3D世界的一丝一毫
我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下去
要我一个人去哭泣吧
这样对于我来说
比什么都好



最后,只能对你说
抱歉
回到此页首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BRS同人小说]★初岩之歌★

★初岩之歌★

这里……是……
如同坏掉一样的视线,弥漫着意义不明的灰色雾气和杂乱的噪点。
这里……是……哪……
没有声音的死寂,一切都是,如同虚无一般的存在,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虚无毁坏的世界,层叠着杂乱无章的阴影。这里……是……
这里……是……哪……我是……谁?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苍白冷硬的空间,堆砌着碎裂的砖石,牵扯着纵横交错的锁链,树立着枯朽的十字架,散落着锈蚀的金属部件……寂静得像末日一样绝望。
这里……是……我的世界……我……是……
Black★Rock Shooter
……
睁开眼睛,开始的这一天和过去的那一天没有任何区别,第一个冲进眼帘的是那片灰蒙蒙的天空——如果那被灰色迷雾笼罩的不是天花板的话。又是这样的一天,没有目的也没有意义,我站起身,高腰皮靴踏在地板上却没有声音。

是的,这是一个不完整的世界,我也只是个不完全的存在,一个承载在文字和图形上的空洞形象,没有灵魂也没有心,甚至……连思想和感情都没有,手指触碰着嘴唇,那里只有一片冰冷。没有声音的世界,我独自在这样的世界里漫步,其实走到哪里都一样,这个单调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副产品,它因我而存在,可我却不知道自己因什么存在。

每天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转来转去,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是根本没有感觉?我不知道,我是想要走出去,还是仅仅只是想四处看一看,我不知道,眼里只是忠实的反映着周围的一切,然后把这些投射到脑子里,没有感受,也不会思考。我只是在这里走来走去,在这个属于我的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四处观望,仅此而已。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我还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世界真正毁坏,直到我如同无声无息的诞生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

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了她。

那是,一抹我从未见过的色彩。她就那样凭空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一开始,只是头顶上那颗星星突然变得非常明亮,我抬起头,茫然地注视着突然被照成蓝色的天空,星星点点的光芒开始聚集,逐渐变成虚幻的形状,那些绿色的图形组合在一起,在淡淡的光芒中,模糊的人影渐渐变得清晰。

那是……什么?我抬着头,看着那个影子渐渐实体化,那是一个……和我一样的……什么东西……长长的青绿色头发扎成和我一样的辫子,她漂浮在空中,紧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那双眼睛也是青绿色的,扎在灰色的背景里醒目极了。她眨了眨眼,目光的焦点对准了我的脸。

我们,四目相对。

她向我笑着挥挥手,然后,掉了下来……

我呆呆的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这个世界是我一个人的,应该,不会出现风格这么不一样的东西才对……

垂挂的锁链突然活动了起来,拦腰缠住了她,把她轻轻放到地面上。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她松了口气似的擦了擦额头,顺了顺长马尾,然后微笑着拍着那根锁链,嘴巴动了动,但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她转过身,向我走了过来,依然是那样笑眯眯的,向我招招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只是茫然地站在这里,茫然地看着她。她走到我面前,双手背在身后,好奇一样弯下腰偏过头看着我的脸。我听不见她的话,只能盯着她的脸,那双翠色的眼睛里映出我的面容。

她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抬起头,她似乎很开心的歪着头瞧着我,可……我依然听不见任何声音,这个不完全的世界,连声音的传递都有障碍呢……我看着他,轻轻摇摇头。她皱起眉头想了想,然后拉起我的手,和她掌心相对。

『呐呐,听得到我的声音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了寂静无声的世界里。我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孩,疑惑地歪歪头。

『看来这个世界的声音传输有点故障呢,真是伤脑筋。』女孩摇摇头,『我叫初音未来,你叫什么呢?不用开口的,想一想我就可以听见了哦!』

『我……』叫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呢?『那是……什么意思?』

『诶!你,你还没有名字吗?这里还真是残缺得可以呢……创造这里的人,一定是个懒到不可救药的大叔吧!』绿发的女孩一脸奇怪的表情,『这样的话,连名字都没有,也太可怜了!』

『名字?』我想了想,似乎有点印象,在最初的意识里,出现的“自我”的感觉,那就是『名字』吧……『Black★Rock Shooter……』

『诶?』名叫初音的女孩似乎没理解。

『Black★Rock Shooter……名字什么的……是这样吧……』

『呃……这虽然是名字没错啦,不过,好奇怪,这种名字怎么叫呢?』初音很苦恼似的敲着脑袋,『那么,我叫你黑岩好了,可以吗?』

『嗯……』

『这么干脆就答应了吗,我还以为你会要我叫得更可爱一点呢。』初音无奈地偏偏头,『黑岩,你一直就是住在这里的?』

我点点头。

『你就没有出去过?』

点头点头。

『一直都没有?』

点头点头点头。

『呜……』初音突然跪倒,双手撑地呈OTZ状,『这可真难办呢……』

『你要做什么呢?』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停在她面前。

『那只好从头开始了……』初音抬起头对我笑了笑,然后把手递给我,要我把她拉起来。

『从头开始?』我拉起了她,看着她整整自己的衣服,然后清了清喉咙。

『嗯,我呐,是从“外面”进来的哦,我其实是一个系列软件的虚拟人格哦,和你一样,也是人类的造物。』她表情认真的对我说。

『人类?那是什么?软件又是什么呢?』

『这个嘛……人类就是外“外面”世界里的人啦,是他们创造了我,也创造了你哦!软件的话,就是为了完成某件事情而特意写出的固定程序啦!』初音背起手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不理解……』干脆地否定了她的讲解,我对这些陌生的词汇和概念一无所知,虽然知道初音是想要我了解那些,可是……她说了和没说没有什么区别。

初音动作夸张地跪倒在地,『呜呜……完全是天方夜谭嘛,这可怎么办……』

『你是做什么事情的呢?』我问道。

『我嘛,是唱歌的哦!我是会唱歌的软件初音未来!』初音很骄傲似的昂着头。

『唱歌……那是什么?』

『呜……』我说错了什么吗,初音看起来非常沮丧呢……

『唱歌就是……我唱给你听吧!』初音在我的手掌上轻轻画着奇怪的符号,她闭上眼睛,清脆的声音在一片死寂的世界里流转开来。


……
自己守护的东西 只是未来幻想
瞬间显现却又随即消失的那道光
如果牺牲了一切
就能用这歌声传达给你的话…
已经被压缩过的临别曲
……
在此要离开了故事即将拉下幕帘我的思念将全部变成数据消失在虚空之中我什么都没有残留下来除了名称之外包括声音还有记忆终将随着时间流逝而被淡忘果然还是会感到一丝遗憾吧虽然我被视为不同于人类般的存在可是我认为唱歌 绝对不是件没有意义的事情啊


……


“呐!这,就是唱歌哦!”初音笑着偏偏头,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脆亮的金属质感,非常,非常的悦耳,“呀!似乎可以听见了呢,黑岩也可以这样说话了吧!”

『……我……』初音的歌声还在脑海中回荡,大段大段的歌词敲打着脑神经,真是一首很奇怪的歌呢……明明那么轻快,为什么听起来却觉得那么沉重呢……

“对了对了,我忘记了,黑岩还没有自己的声音呢。”初音合起双手,“我真是…太冒失了。真对不起……”

『没事,我很喜欢呢,唱歌……』我看着她。

“喜欢吗喜欢吗?!”初音兴奋得眼睛都闪闪发亮了,“黑岩和我,果然是一样的呢!”

『一样么……』我有点茫然,我和她,怎么看,都是不一样的吧……

“当然是一样的啦!你看,我们的发型都这么像!”初音拉过自己的辫子,笑着说。

『是这样吗……』

“嗯嗯!当然啦!”初音小跑了几步站到我面前,“黑岩,从今天开始,请多指教哦!”说着,她向我深深鞠了一躬。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也学着她的样子鞠躬,『请多指教……』

那天开始,我的生活就不再和以前一样了……


——“黑岩,为什么这个世界里会有这么多锁链什么的呢?好奇怪哦!”
『不知道呢……』
“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还真有恶趣味呐!”
『……』


——“黑岩,你每天就是这样过的吗?”
『嗯……』
——咚——
『喂……怎么又摔倒了……』


——“黑岩,你晚上就睡在这里?”
『嗯。』
“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要女孩子睡地板!”
『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以睡……』
“呃!说的也是,那我呢?”
『……没有别的地方……』
“…………”


——“呐,黑岩,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会很寂寞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很单调啦,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呢……”
『唔……』
“很寂寞的话,怎么办才好呢?”
『寂寞……是什么……』
——咚——
『怎么又摔倒了……』


…………

是哪里不一样了呢?我也说不上来,似乎,除了身边多了这样一个活泼吵闹的女孩子之外没有什么不同,但又觉得什么地方都不一样了……这就是矛盾吗?我觉得,自己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大概,是没空发呆了吧……

初音总是说,她也只是一个模仿着人类声音唱歌的软件,也是被『外面』的人类创造出来的虚拟形象,和我很相似。但我知道,她和我,完全不同呢……她有清脆的声音,她有生动的表情,她有……属于自己的灵魂和心。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想到这些,心里就觉得莫名的空虚,仿佛回到了我刚刚知道自己存在的时候。


“黑岩黑岩,来听我唱歌吧!”不知过了多久的一天,初音突然这样说道。

『啊?怎么突然这样说呢?』我有些奇怪,『想唱就唱呗…这些天不是总在唱歌的吗?』

“这一首不一样哦!”她的右手贴在胸口上,温暖的绿色光晕里出现了几张乐谱,“呐,这可是难得的原创曲目哦!是刚从『外面』传过来的呢!所以,一定要好好唱给黑岩听!”

『嗯,好啊……』我点点头,看着她的笑容,胸口突然传来一阵悸动。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右手贴上左边胸口,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指尖传来,那不是单纯的感觉,而是整个身体的呼唤,左边胸口里有一种温暖的力量,像火焰一样跳动着。这是……什么?有节奏的律动充满身体,近乎本能的,按住了左边胸口的星星,指间溢出的光不仅是让初音目瞪口呆,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你这是……什么……”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惊讶,她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惊讶,她心中有那么多的记忆和感觉,我曾以为,无论看到什么她都不会惊讶。

可是,她的表情非常奇怪,眼睛瞪得很大,纤细的手指捂着嘴巴,似乎不这么做的话就会惊叫出来似的。

我从自己胸口的星星里,拿出了一辆黑色的机车,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顺着感觉就这么做了而已,像是重复了无数遍的,理所当然的动作。

“黑岩……你…你好厉害啊!”初音就那样在原地惊讶了很久,“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嘛!半成品什么的,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可是,我也不知道事怎么回事啊。』我看着她,歪了歪头。

“所以说,真的很厉害的呀!”初音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这个,我可以坐吗?”她指了指那辆黑色的机车。

『当然了。』我点点头,『不过,这个,怎么开动起来?』

——咚——初音又动作夸张的倒在地上了。

“哎哎,不要这样天然了呀,你自己拿出来的东西自己不会驾驶吗?”

『都说了不知道事怎么回事了……』我无言的歪歪头,伸出手,把她拉起来。

“那可怎么办,好帅的机车呢,总觉得不能坐一坐的话,一定会抱憾终生的。”初音走过去,仔细打量着它。

『没那么夸张吧。』我走了过去,『我试试看吧,凭感觉的话,也许可以开起来。』

“凭感觉?听起来好危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初音已经跑到车后坐好了,“黑岩加油啊!”

慢慢走过去,抚摸着金属的车身,真是熟悉的感觉啊,就像我经常驾驶着它在这片荒原上驰骋似的。初音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她是完全信赖着我的吗?那么,我也只好尽全力了。

跨上机车,双手握紧把手,初音伸手楼主我的腰。引擎欢快的轰鸣起来,微微的震动感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

似乎是,一直渴望着的一种,久违的感觉。

“哇啊啊啊啊啊~~~~~~~~~~~~”初音的声音被风吹出很远。扑面而来的风劈里啪啦的打在脸上,无法表达的感觉,空洞的心中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但是……喜欢这样的感觉,呼啸的风声,传递在风声中的气息灌满身体,随着长发肆意飞扬。

“好快呀呀呀呀呀呀~~~~~~~~”初音把我搂得很紧,温暖真实的触感,真是……羡慕……我也想拥有,那么真实的存在感,好想拥有,那些闪光的记忆,珍贵的灵魂……

“呐,黑岩。”她渐渐适应了机车的速度,“说什么凭感觉,明明就是个高手嘛,也许黑岩是个暴走族什么的也说不定哦!”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专注的看着前方,这个世界,比我想象的要广阔得多呢,尽管都是一些灰暗破败的景色,可是……不知为什么,抬起头望向天空,灰色的雾,灰色的云,还有……蓝色的星星……感觉,突然变得很不一样,空洞虚浮的感觉逐渐变得厚重,那些过去总觉得离我很远的东西,似乎,慢慢的沉进了……这里……按住胸口,我能听到,那里有个什么东西正在跳动,那是……我的心。

“其实,这个世界很有味道,和你真的很搭配哦。”耳边,初音的声音被风吹得一飘一飘。

『我才不要和这么破破烂烂的东西搭配。』

“你别搞错啦!这可不是破烂,是帅气!”初音直起身体贴近我的耳边:“因为,黑岩就是这样一个像风一样帅的女孩子啊。”

『不要说我无法理解的句子。』

“呵呵,我是说黑岩很可爱呐!”初音的笑声混风的合唱声里,“所以,我一定会……”

『你说什么?』

“你一定会喜欢的,那首歌!”初音在我耳边大声说,“因为那是,只能唱给黑岩听的歌哦!”

『是吗……』真是的,什么半吊子软件,突然就激动起来了,是程序出现BUG了吗。

“我可听到你在想什么了哦,你这个半吊子设定。”初音在身后嘿嘿的笑,“带我去一个,能吹到风的地方,有这样的地方吗?”

『抓紧。』我微微伏下身体,机车车身一晃,调整了方向,在这个像盒子一样的世界里基本是没有任何空气流动的。但是,有一个地方除外。

“哇啊——”初音跳下车,伸开双臂,“好棒啊!这里!”

高架空中的钢铁之桥,这个世界的最高点。在我茫然游荡的那些日子,常常会无意识的走到这里,坐桥面断裂的尽头,抱住双腿,把脸深深的埋在膝盖间。这里是那时候唯一能听到声音的地方,我在这里,能听到风的清唱,也能听到锈蚀的锁链在风中颤抖发出的呢喃,所以……就会……喜欢这里吗,喜欢听到这些声音,也喜欢头发和衣服被风吹得飘飞起来的感觉……

“那么!戴上这个!”冷不防的,初音突然跑到我面前,她取下自己的耳机,不由分说就硬是扣在了我的头上。

『诶?』

“这个世界的声音传导有点儿故障,戴上我的耳机,你就能听到音乐了。”她顽皮的一歪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你呢?』伸手把耳机捂在耳朵上,『不是要唱歌吗?』

“我本来就是和外面连接着着的,有没有这个对于我而言根本没什么影响。”初音拖着我的手,走到靠近铁桥尽头的地方。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世界,头顶是环绕着蓝色星星的灰云,幽微的蓝光照耀着黑白交织的大地。

『那为什么还要戴耳机。』

“这是设定需要啦!我怎么说也是个歌手嘛!歌手当然要有歌手的样子。”她双手交叉背在身后,原地转了个圈,长长的辫子被风吹起来,轻轻扫过我的脸。

『这是什么理由啊。』我拂开那几丝调皮的头发。

“而且,这是萌点哦!萌点!”初音伸手帮我把耳机戴正,“你戴耳机也很萌呐!”

『都说了不要说我无法理解的话……』我瞪了她一眼,她只是笑着歪歪头:“黑岩,你想唱歌吗?”

『……』手指,下意识的碰到嘴唇,一种奇特的沉重感从心里一划而过。唱歌,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吧,对于初音来说,唱歌就是她的全部,她因为歌声而存在着,实现梦想的音乐软件,带来快乐的电子精灵。可是……我只是一个不完全的设定而已,没有声音的我,连说话都不能的我,唱歌什么的,根本就是……沉重冰冷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感觉……捂住胸口,很沉,很冷,好像那里面又什么都没有了似的,空荡荡的,我这是怎么了……

“诶?!黑岩,不要难过啊!”初音扶住我的肩膀,“相信我,你一定会有自己的声音的!你一定可以和我一样说话的!”

『难过?』咬了咬嘴唇,『我没有难过。』抬起头,看到她翠色的眸子里映出我的脸,茫然的大睁着双眼,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失落的眼神。哎?失落?为什么心中会突然冒出这个概念呢。初音刚才说的难过,似乎有一点理解了。

难过,就是丢失了重要东西的失落,因为得不到,因为找不到,所以……很难过吧……

“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初音牵起我的右手,她的食指在我的手心上轻轻划着,“因为,有个名叫Ryo的Master写了一首歌,他把这首歌传给了我,拜托我帮他实现一个梦想。黑岩,你知道吗?”初音认真的在我的掌心上拼写着字母,我看着她手指的动作,默念着那些字符。

B——L——A——C——K——
R——O——C——K——
S——H——O——O——T——E——R——

“这就是那首歌的名字。”初音抬起头,望着我,露出温暖的微笑。


Black★Rock Shooter


『我的……名字?』

“是啊,所以说,这是属于黑岩的歌哦!”初音合起我的手指,“黑岩的世界虽然还不完全,但一定有人正在努力的用『心』创造和完善这个世界;黑岩虽然还没有自己的生活和记忆,但一定有人正在努力用『心』帮助你编织自己的灵魂,一定有许多许多人在努力把自己的『心』传递给你,这样的话,黑岩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心』和『灵魂』的,因为……”她用力点点头,“因为,大家都喜欢你!”

『喜欢我?』我有些疑惑的歪着头望着初音,『可我,只是个半吊子设定而已,除了名字和样子,几乎什么都没有的东西,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哈哈,因为黑岩是个很萌又很帅的女孩子啊!”初音双手握住我的肩,“如果像你那样说的话,我不过是个模仿着人类声音的软件而已,为什么我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呢,我的『灵魂』和『心』,也是喜欢着我的大家给予的啊……”她顽皮的吐了吐舌头,“你已经有了自己的能力不是吗?那就是有人的『心意』传达到这里的证明!”她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黑色机车,“哎呀,这种细节不要在意太多啦!黑岩,我们,一起来唱歌吧!”

『嗯』轻轻点点头,『可是,要怎么唱歌呢?』

“闭上眼睛,然后,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也好,按照自己的期望和感觉去做,就可以了。”初音握住我的手,“准备好了吗?”

『嗯』按照自己的期望和感觉……我闭上眼睛,期望和感觉……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心跳声大过了耳边的风声,有许多许多的东西,冲击着胸膛,渴望着释放和飞翔,那些就是,我存在的证明,就算我只有一个抽象的名字,就算我只有一个空洞的形象,就算我只有这样一个单调冷酷的世界,但是……


我想……拥有自己的声音……
我想……拥有自己的记忆……
我想……拥有自己的故事……
我想……拥有自己的『心』和『灵魂』……
我想……看到那些喜欢我的『人们』……
我想……感知到那些从『外面』传递进来的『心意』……
我想……和初音一起……
唱歌……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何処へ行ったの?

聞こえますか?
<你能听得到吗?>


胸中的声音敲打着有力的节奏,化为一行行清晰的字句,那是初音的声音吗?和平时那种清脆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有很大的不同呢,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呼唤着,


あとどれだけ叫べばいいのだろう
<要呐喊多久才行呢?>
あとどれだけ泣けばいいのだろう
<要哭泣多久才行呢?>
もうやめて わたしはもう走れない いつか夢見た世界が閉じる
<快停下 我已经跑不动了 梦想中的世界就快要终结>
真っ暗で明かりもない 崩れかけたこの道で
<崩溃的道路 漆黑无光>
あるはずもないあの時の希望が見えた気がした
<感觉看到了 不可能存在的 那时的希望>
どうして
<为什么……>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懐かしい記憶

ただ楽しかったあの頃を
<只是回忆起那个快乐的时候>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でも動けないよ

闇を駆ける星に願いを もう一度だけ走るから
<追赶着黑暗的星星许愿 再来一次就好 我要向前奔跑>


——【手中的黑色长剑,尖端轻轻地抵到了漆黑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一声钝响。
我的目光凝视着大厅的中央。
我的目光转回到前方的圣台。
——我与我,四目相对。
“所以,你,并不是我。”
……
绿色瞳孔的少女,身穿黑色的紧身短裙,左腰的的位置装饰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蝴蝶结,她的头上长着形状古怪的尖角,黑发弯曲成柔媚的弧度,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敲打着肩膀,半长的黑色紧身裤,曲线优美的小腿,黑色的鞋跟敲打着地板发出有节奏的轻响。她的右手上,握着纤细但线条冷硬的黑色镰刀。那个人……是……

“你是……谁……”

“呐,与其等待那确定到来的不确定性,不如选择那不确定到来的确定性。所以,今晚,我,站在这里。”
碧绿双瞳的主人,面带微笑,一步步走下圣台。
那简直是,世间万物都会为之战栗、为之倾倒的笑容。】


那是……谁……一些影像在混沌一片的脑中闪现,那个翠绿色瞳孔的女孩,带着一身和我一模一样的色彩站在远远的前方。是谁呢……这个世界,原来……不只有我一个……是这样么?闪现的记忆像慢慢转动起来的胶片,在胸中节奏的引导下哒哒地滑动着,一个场景,无数个场景,我看到了,我听到了,那就是我一直渴求着的东西吗……记忆……那是,灵魂的组成部分……


怖くて震える声でつぶやく わたしの名前を呼んで
<因为害怕而发抖的声音 呼唤我的名字>
夜明けを抱く空 境界線までの距離 あともう一歩届かない
<拥抱黎明的天空 天际的距离 只差一步 无法触及>
こらえた涙があふれそうなの 今下を向かないで
<强忍住的泪水就要无法控制 但現在还不能低頭>
止まってしまう
<停下来>
未来を生きていたいんだ わかったの 思い出して
<想在未來活下去 我明白 快回忆起來吧>
強く 強く 信じるの
<坚定地 坚定地 相信着的东西>
そうよ
<对啊>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優しい匂い

痛いよ 辛いよ 飲み込む言葉
<好痛苦 好难过 這些词语都隐藏起来吧>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動いてこの足!

世界を超えて
<超越世界吧>


——【无尽的荒野,血一般红的落日将这片荒野染成了红色。四周的景色在飞速后退,黑色的机车在无边的血红世界中奔驰。
被风扬起的长发肆意的舞动着,黑色的少女微微低伏着身体,双脚稳稳踩住油门,轰鸣的引擎声回荡在耳边。娇小纤细的少女凸浮在这样的背景上,鲜血般的残阳,和她的身形不相称的黑色机车。少女冰蓝色的双眸玻璃一般冷漠,专注地看着前方。

“黑之幻兽……已经侵蚀到这边的世界了……”
“小心…小心…小心Black★Rain……”】


原来……初音所说的『外面』,是那个样子的吗,红色的夕阳,还有呼啸的风。骑着机车在广阔的原野上奔驰的感觉……真是格外的好。那些一闪而过的影子,悄悄萌芽的认知,缓慢生长的记忆,翠绿的幼苗钻出铁灰色的岩石,那些,属于我的记忆……


——【猛地抬起埋在课桌上的课本里的头。四周很安静——放学了,同学们都走光了,而自己因为要等人所以不得不留下。
“好慢啊,未来……”小声抱怨着,开始收拾桌上散乱的课本。
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扎着长长双马尾的少女拉开窗户,绿色的头发调皮的搭在窗台上,“小舒,回家了哦~”
“不要那样叫我…好肉麻……”
……
“嘻嘻~今天来的黑雨老师很帅呐!”
“……不觉得……”
“小舒真是个假小子呢,一点少女情怀都没有。”
“……”
“嘿嘿,回家吧。”】


诶?这些是……为什么,记忆里,会出现初音呢?


——【“小舒为什么不留长发呢?”
走在夕阳沐浴的坡道上,绿发少女这么问道。
“…………”
“其实呢,感觉小舒留长发的话,一定会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呢~”
……
“呐呐,小舒一定会喜欢的,那首歌。”
……】


我,真的很喜欢呢……这首歌……


最初からわかっていた ここにいることを
<一开始就明白 我存在于此>
わたしのなかの 全ての勇気が
<我心中 全部的勇气>
火をともして
<点燃了火焰>
もう逃げないよ
<再也不会逃了>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ひとりじゃないよ

声をあげて泣いたって構わない 
<所以 就算放声哭泣也没有关系>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見ていてくれる

今からはじまるの わたしの物語
<现在就要开始了哟 我的故事>
……


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凉的感觉灌满身体,睁开眼睛,视线有些模糊。仰望天空,蓝色星星闪耀的光芒,给灰色的云染上绚丽的色彩。风把各种各样的声音送到我耳边,像音乐一样激荡着。

“好棒好棒!黑岩真是太厉害了!”初音的声音把我从思绪的深处拖了回来。

“什么啊,怎么突然又激动起来了……诶????!!!!”


——?!——


“这……是……”双手按住嘴巴,“这是…………”这是……什么声音,我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嘻嘻!”初音背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我,想必我的表情在她眼中一定十分有趣。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大睁着双眼盯住她。

“哎哎,黑岩的声音真不错呐,不如和我一起回到我的世界去吧!”初音拉住我的手,目光炯炯的盯着我的脸,呜……什么和什么啊,这个闪闪发亮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和我一起回去,我把你推荐到Vocaloid公司当歌手怎么样!”

“开……玩笑……”我后退了一步,“唱歌什么的……我可不行……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就……”

“哪里不行了啊!”初音似乎完全忽略了关键问题所在,她伸手按了一下耳机上的按钮,“你自己听一下嘛,你自己的歌声。”

“我的?歌声?”

“当然是你的歌声啊,戴着耳机的是你,录下来的当然是你自己的声音啰。”初音偏了偏头,露出蓄谋已久似的坏笑,“那么,Ryo的『心意』,已经帮他传达到了……真是太好了……”

“心意?”耳边的声音轻快的跳跃着,那是我自己的声音吗?总觉得…很不真实,自己都无法相信似的。

“嗯,Master看到黑岩的时候,就觉得黑岩长得很可爱哦!”初音说:“而且呀,大家都说,‘真的和Miku很相似’呢。嘿嘿。”

“Miku?那是……谁?”

——咚——

“……”我无言的看着呈OTZ姿势跪倒在地的初音。

“呜呜,黑岩可千万不要是天然呆啊……”初音低着头,用似乎是很受打击的声音低低地说。

“……”

“Miku,是我的名字。”初音站起身来,“是很正式的大名哦,就和黑岩的名字叫Black★Rock Shooter一样。哎对了,黑岩,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名字?不是叫Black★Rock Shooter吗……”我有些不解。

“不是啦,不是那个名字。”初音摇摇头,“平时那样称呼的话,多奇怪呐。叫你黑岩的话,又觉得好冷酷,我问的是,像‘初音未来’这样子的名字。”

“……那样的名字,似乎是有的……”视线移向上方,伴随着耳边的歌声,许多记忆一闪而过,“我的名字……叫……舒……”

“啊咧?”初音似乎是没听清楚,她用手拢在耳边又凑近了一些,“叫什么?”

“黑岩……舒……”

“黑岩 舒?啊哈,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小舒?可以这样叫吗?”初音笑眯眯地,双手合在胸前,“现在,我叫你小舒,你也要从现在开始叫我未来哦!”

“……”我依然抬着头凝视着天空,奇异的景象让我无法移开视线。

头顶上蓝色的星星突然放射出明亮的光芒,四周的云都被染成了白色,那些静止不动的云,突然间缓缓移动起来,围绕着那颗星星,旋转成火焰一般跳跃的影子。那颗星星的光芒投射到眼中,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声轻微的声响传了过来,脚下的大地微微震动,仿佛久未运转的机器突然启动了,哗啦啦的摩擦声纠结在一起,那是粗大的锁链在滑动。

“哎……时间,真是过得有点快呢。”耳边传来初音的声音,我望向她,她也抬头望着上方,“总觉得,自己才刚到这里一样……”是我的错觉吗?初音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很难过似的。

“……怎么了?”我也抬起头,看着那些颤抖滑动的锁链。

“呐,小舒,我要走了哦。”初音垂下头,过了一会儿才抬起来。她望着我,偏偏头露出熟悉的微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真是非常,非常的开心……”

“为什么,要去哪?”我盯住她的脸,问道。

“我并不是属于这里的存在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那个心愿而已。”初音微微垂下眼帘,“现在,Master的心愿,我的心愿,还有……小舒你的心愿,都已经完成了。所以,我已经不能再留在这里。我要回去我的世界了……嗯……就是这样吧……”

“……不理解。”我干脆的轻声否定,无数的感觉和念头一齐向我涌来,紧紧堵在我的胸口,很沉,很压抑,很难受。不理解,不想理解,被称为『心愿』的任务……完成了就要离开吗?这是什么道理?我不理解,我无法理解。

“说不定,小舒也能拥有和我一样穿越世界的能力,说不定以后还能够再和小舒见面。”初音抬起头, 依然是一脸灿烂的笑意。她向我伸出小拇指,“那时候,我们再一起唱歌吧。”

“嗯……一起唱歌。”伸出手,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只能伸出小拇指,和初音的手指碰到一起。

“这样说定了哦!”初音后退了几步,细细的锁链凭空出现,缠住了她的右手腕:“小舒,再见了哦……和你认识,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所以,真的好希望能再见面……”从蓝星延伸下来的锁链,把初音轻轻提离地面,勾住的手指,到底还是慢慢分开了,“小舒,加油哦!”初音向微笑着,看我分明看到了,她拼命忍耐的那滴眼泪。

“哼……”低着头不想去看那张脸,无穷无尽的失落感聚集成绝望的深渊。心脏在疯狂的跳动,把胸口撞得生疼,这还真是一种很讨厌的感觉呢……低着头,闭着眼,捏着拳,咬着牙,不想,我不想……

我,不想,这样子!

抬头,睁眼,视线有些模糊。微微屈膝,然后奋力一跃,我不想要这个样子,明明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声音,明明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点模糊的记忆,明明好不容易才感受到了,心和存在……为什么,明明好不容易才能见面,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分离?

“诶诶诶诶!!!”初音吃惊得睁大眼睛,“小舒,你这是……要做什么?”

没有回答她,我一手从胸口的星星里抽出一把黑色的长刀,不需要原因,不需要理由,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黑色的长刀带出一道锐利的银线,斑驳的锁链崩成两截。拖住初音的手,一脚踢起被高度压缩的空气,像是踩着台阶一样在空中跳跃着,呼啸的风掠过耳畔。

“小……小舒!!!太乱来了啦啊啊啊啊!”初音的声音抖得厉害。

“抓紧别放手!”双脚踏上一条粗大的锁链,压低身体,然后往前一纵,挥手砍断拦截在面前的铁锁,踩着压缩空气的台阶,跳到断桥上。

“呜呜……”初音看起来被吓得够呛,她脚一沾地就跪倒下去,捧着脖子就干呕起来,“咳咳……小舒……这也太危险啦……”

“我……我不想要你走。”黑色的长刀顿在桥面上,发出一声轻响。

“啊?”初音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不想要你走。”

哗啦啦的声响不安的躁动着,粗细不一的锁链有生命一样颤抖着,蜿蜒爬动。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呀,你的世界已经开始产生排异反应了……我……”

“我会保护你的。”我拔起长刀,站在初音面前。

“诶!小舒……”初音低下头,双眼隐没在阴影里,“真是的……傻孩子……”

呼啸的破空声迎面扑来,这些纠缠着空间的锁链,现在就是我的敌人,不,整个空间本身,现在都是我的敌人。轻巧地提起身体避开锈迹斑斑的铁链,调整好身体的姿势,一个滑步扑到初音面前,挥刀挡开一根手腕粗的铁锁,可恶,她才是目标吗?现在才能感觉到不属于一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差距,初音绝对不可能躲开这些破链子的纠缠。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提了起来:“快跑!”抓住她的手腕,飞奔到铁桥尽头纵身一跃,让咆哮的风把我包围。

“小舒,好厉害啊啊!”都什么时候了,初音还在说这些,“帅呆了!呜呜呜……”

“少开玩笑。”伸手抓住一根悬挂在半空中的锁链,稳住身体“不抓紧,可是会掉下去的。”看了看四周,我的处境,还真是大大的不妙呢。越来越多的铁链在身边交错编织在一起,断裂的接头像蛇一样舞动着。

“嘻嘻。”在这些混乱的杂音里,初音的笑声突兀极了,“小舒,谢谢你……已经够了,我已经,无法形容的开心了……”

“少废话。”

“再见哦……”

“喂!!!!!!!!!!!!”

初音伸出手,一根根掰开了我的手指。

“混蛋!”想要扑过去,但那些无处不在的锁链迅速扑过来缠住了我的手脚,我就这样狼狈不堪的被锁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嘿嘿,小舒战斗的时候,左眼像是燃烧起来了似的,真是太帅了,让我大吃一惊呢……”两根锁链缠住了初音的腰,她没有掉下去,而是被锁链牵扯着也悬在半空,“记住哦!如果能够再见面的话,一定要一起唱歌。”她看着我,就如同刚见面时那样,微笑着偏了偏头,对着我轻轻晃了晃手指,“耳机留给你了,那首歌,不许忘记哦!”

“……”可恶,这算什么啊!!!徒劳的挣扎只会让这些该死的锁链越缠越紧。我就只能这样,眼看着初音的身形渐渐模糊,渐渐幻化为由数据组成的虚幻影像,渐渐消失。张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我想伸手挽留,手腕却被死死锁住,连动一动都不可能。

“就这样……走了啊……”锁链一环环松开,我失去了支撑,反转的视线,倒悬的天空,黑白相间的大地迎面扑来,“还能……见面么……”

手中的长刀抵住岩石地板,按住刀柄轻轻一弹,落到地面站稳身体。仰头望向那颗星星,它的光芒给四周的云彩都涂上了一层冷冷的蓝色。

世界,又安静下来了。但是……凌乱的发丝拂过脸颊,有风吹过来了,是因为我的变化,所以世界也不一样了吗……低下头,坐在地上抱住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黑色的长刀立在面前,风弹拨着薄薄的刀刃发出低低的啸鸣声。

又变成,一个人了呢……好无聊啊,想要做点什么,无论是什么都好……我该做点什么呢……

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戴好,轻轻按下了那个按钮。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何処へ行ったの?
聞こえますか?』


——我并不是属于这里的存在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那个心愿而已
初音说回去她的世界,那是哪里呢……


『闇を駆ける星に願いを もう一度だけ走るから』


——说不定,小舒也能拥有和我一样穿越世界的能力,说不定以后还能够再和小舒见面。
穿越世界的能力吗……好想……好想拥有……


『こらえた涙があふれそうなの 今下を向かないで 』


——小舒,再见了哦……和你认识,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所以,真的好希望能再见面……
真是的,说的好像是,不能再见面了似的……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ひとりじゃないよ
声をあげて泣いたって構わない』


——记住哦!如果能够再见面的话,一定要一起唱歌。
——那首歌,不许忘记哦!
……一定会再见面的,我一定会拥有穿越世界的能力,我一定能够找到你,我还想和你一起唱歌啊,未来……


胸膛里弥漫着像是受到重击一样的钝痛,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溢出眼眶,划过我的脸颊,让我眼中的天空变得模糊不清,蓝色的星光破碎成流动的光斑,如果我的愿望能够传达到那里的话,我只希望,能够再次唱起这首歌……


FIN


“是……这里么……”左右看了看,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普通,毫无特色可言。来来往往的路人,穿梭不停的车辆,既没有怪兽,也没有正义的伙伴。

“那个……请问……这里是不是有家叫『Vocaloid』的公司呢?”拦住一个看起来很可靠的路人,我询问道。

“……”那个人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盯着我,仿佛看到了不属于他们世界的东西。虽然我确实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但是……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周围的人,似乎……装束没有搞错啊。他没理由这样用盯着外来生物的目光盯着我看才对。

“不知道的话……打搅了……”转过视线,我准备找另一个人问问。和其他人交谈这种事,始终还是无法变得擅长呢……皱起眉头环顾四周,方位坐标,应该不会错的,可是,在什么情报都没有的情况下找人,这还真是第一次。

“……等一下!”那个人终于开口了。

转过头看着那个人,希望这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你……长得好像Miku啊!”那个人迅速的掏出了在这个世界里名为手机的通讯设备,“可以给你照张相吗?”

…………

“你知道Vocaloid公司吗?”听到Miku这个名字,我惊了一下,“相关的事情,能告诉我吗?”

“当然。”那个人已经用手机对准了我,“不可以照相吗……”

“随便你吧……”无奈地偏过头,她生活的世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

拿着简易的路线图,穿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来……她在这里过得还真是不错呢。大街上飘荡着熟悉的歌声,街边的店面里也有不少写着“最新”“大热”之类的海报,似乎是最近才出了新歌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我也觉得很开心呢。

……

“就是这里了吗……”抬头望着眼前的大宅子,比对了一下路线图,应该不会错的。伸手,按下了门铃。

“是谁~~~~~~~~~~~~~~~~~~~~~~~~~~~”轻快的脚步声随着声音踢踏踢踏地跳了过来。门开了,金色短发的女孩笑眯眯地站在门口,“呐呐,有客人了吗?请问您是要找谁?”

“请……请问……”

“嘿嘿,是找Miku的吧!”金发的女孩穿着一件短装制服,胸前黄色的领结格外醒目,“我一看就知道呢!你是Miku的Fans。”

“我……”

“来得很不巧哦!Miku今天不在家哦!”金发的女孩叉着腰鼓着脸说。

“那个……”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哦!所以……”

“姐姐,有客人来了吗?”另一个人从房子里探出头来,那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长得和女孩十分相似,“诶?请问你找谁?”

“呐,一看就知道是来找Miku的呢!”女孩气鼓鼓似地说。

“啊?是这样的吗?”男孩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

我只能无言地点头。

“这个……Miku今天上午和Luka一起去公司录音了,所以……真是抱歉呢。”男孩子想了想对我抱歉的说,他的金发在脑后扎成短短的辫子,和女孩穿着款式相似的制服,一摸一样的脸,乍一看就像镜中的影子,“我叫镜音莲,请问你是?”

“我叫黑岩舒……”

“啊!”女孩突然吃了一惊似得瞪大眼睛打量着我,“你就是那个黑岩?”

再次无言地点头。

“原来你就是那个黑岩!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呢,Miku总是和我们提到你呢!”女孩冲上来拉住我的手,“我是镜音铃,请多指教!”

“我……”

“姐姐,要客人站在门外,不太好吧。”镜音莲无奈地拍了下镜音铃的肩膀。

“对哦对哦对哦!”镜音铃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拉进了门,“对不起哦,早就应该要你进来说话的啦!”

“诶?有客人来了啊。”二楼的走廊上,有个蓝色头发的青年扶着栏杆往下看。

“是啊大哥,是那个黑岩来了哦!”

“啊?!什么?是那个黑岩吗?Miku说过的那个?”

“当然啦,还能有哪个!大哥真迟钝呐!”镜音铃朝着楼上吐了吐舌头。

“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一看……”蓝发青年咚咚咚咚几步奔下楼梯。

“大哥真像个萝莉控的怪大叔啊!别把别人吓着了!”

“Miku早上和Luka一起去了公司,这会儿差不多也应该回来了,你是找她吗?”蓝发青年奔到我面前,“哦哦哦,好可爱的女孩子啊!”

——砰——

随着一声闷响,一本厚厚的书砸在了他的头顶上。然后那个人以一种非常不好形容的姿势趴在我面前。

“你……没事吧……”我无言地偏偏头,这种情况……还真是从没遇到过,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没事没事,我们这就是这样的嘿嘿嘿,他早习惯了,你习惯就好了哦!”镜音铃跳到我的面前,“呐呐,你知道吗?Miku说你唱歌非常不错哦,我好想听一听呢,而且你那首歌我也有翻唱过哦!我们交换怎么样!”

“……”

“唉唉,黑岩好闷呢!不能这样哦!要活泼一点,如果你笑一笑的话,一定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呢!”镜音铃捏着自己的脸,对我摆出一个滑稽的表情,“你看,就是这样,脸部肌肉不要这么僵硬啦,否则舞台效果会很差的哦。”

“我……”完全插不上话呢,这个女孩比初音还要活泼的样子,真是个热闹的世界……

正在这时,门铃声传来,终于……得救了……

“嗨一~~~~是谁~~~~~~~”镜音铃踢踏踢踏地跑向大门。

“真是的,姐姐总是这样精力旺盛呢。”镜音莲看着我,微微笑着摇摇头。

“那是精力旺盛吗?呜呜……那分明就是个疯丫头……”蓝发的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揉着额头嘟囔着。

“Luka,Miku~你们回来啦~今天的录音顺利吗?”门口传来了镜音铃欢快的声音。

“啊,挺不错的哦!大姐要的大葱我也顺便买回来了。”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铃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啊?发生了什么好事呢?”

“嘿嘿,有客人来了哦!Miku快来看快来看~~~~”

“诶!等等啊…………”

“铛铛铛!”镜音铃拖着一个人站到我面前,“Miku快看~~~~”

“是谁啊……铃真是……诶?!”

她抬起头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她。我不知道自她离开我的世界起已经过了多少时间。在我看来,初音未来,和当初见面的时候一样,翠绿色的眼眸,看到了,就让我很开心,很开心……

“诶诶诶诶诶诶诶!!!!!!”她像那时一样,眼睛瞪得很大,纤细的手指捂着嘴巴,似乎不这么做的话就会惊叫出来似的,“小……小舒……”

“未来。”我看着他,习惯性地歪歪头,然后伸出小拇指,“按照约定,一起唱歌吧。”


忘れそうになったら この歌を
<将这首快要忘怀的歌>
歌うの
<唱出来吧>








回到此页首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心情杂记

在我更新《猫君》一文之后,就上班了
所以一直没有更新
上班和我想象的区别不大,我也不是没经验的人
一切都按部就班
同事们都很友善
感觉也不错
事情也算得上是我比较喜欢的
最重要的是,有钱拿了

不过,我的人生肯定不会有那么顺利的
其中的许多波折折并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出的
不过,已经淡了
本来这些东西远远超出了我能承受的限度
说是很过分什么的,也不为过

很不明白
为什么有的人就不会为我着想呢?
撼动了我的世界观的一些事情
崩坏了我的认知的一些事情
破坏了我的灵魂的一些事情
而且是,不能和大家说的一些事情
因为我对那个什么人承诺过
不告诉,不告诉任何人
独自承受的一些事情
很痛,很痛苦
辗转纠结的那些日子
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那些日子
我会一直记得有个人的所作所为
因为他真是非常过分呢~~~
真是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呢!
对我而言
那可真是临界于崩溃边缘的体验呢


不过,还是算了吧
纠缠不休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那个人的把柄在我手里
不过
我可做不出来那种你咬我我咬你的无聊事
所以
还是算了


更何况
我已经无所谓那些感受了
因为我把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排在了那之前
如果你要恨一个什么人
真的不如去喜欢上一个什么人
黑岩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之中拖了出来

我必然不能轻易回去
其实,我发现当真的淡化了这些感受
什么真相什么隐情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
如果,喜欢什么的,充实在心中的话……

那么,无论是谁带来的痛苦和压力,都会化为乌有的吧…………
如同沉睡一般,如梦逝去,或许我们每天晚上都要死一次,第二天,就是新的自己了……

22222222.jpg



还是变成了吐槽吗……真伤脑筋…………

其实那些都没有意义,我只用,继续微笑下去就好了……
回到此页首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Black★ Rock Shooter

这就是背景音乐的歌词啦~我的BRS捏捏~~~虽说我知道这是MIKU唱的,但是我无法不在心里默认为这就是BRS自己唱的歌啊啊……

谢谢你,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给予我,勇气,坚韧和支持下去的力量……


BRS1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作詞、作曲:ryo
演唱:初音ミク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何処へ行ったの?


聞こえますか?
<你能听得到吗?>


あとどれだけ叫べばいいのだろう
<要呐喊多久才行呢?>
あとどれだけ泣けばいいのだろう
<要哭泣多久才行呢?>
もうやめて わたしはもう走れない いつか夢見た世界が閉じる
<停止吧 我已经无法奔跑 梦想的世界即将终结>
真っ暗で明かりもない 崩れかけたこの道で
<崩溃的道路 漆黑无光>
あるはずもないあの時の希望が見えた気がした
<感觉能看见 不可能存在的 那时的希望>
どうして
<为什么……>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懐かしい記憶

ただ楽しかったあの頃を
<能感受单纯快乐的时候>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でも動けないよ

闇を駆ける星に願いを もう一度だけ走るから
<期望有能越过黑暗的星星 再来一次就好 我要向前飞奔>

怖くて震える声でつぶやく わたしの名前を呼んで
<因为害怕而发抖的声音 呼唤我的名字>
夜明けを抱く空 境界線までの距離 あともう一歩届かない
<拥抱黎明的天空 到达界限的距离 只差一步 无法触及>
こらえた涙があふれそうなの 今下を向かないで
<强忍住的泪水就要无法控制 但現在还不能低頭>
止まってしまう
<让它停下來吧>
未来を生きていたいんだ わかったの 思い出して
<想在未來活下去 我明白 快回想起來吧>
強く 強く 信じるの
<坚定地 坚定地 相信着的东西>
そうよ
<对啊>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優しい匂い

痛いよ 辛いよ 飲み込む言葉
<好痛苦 好难过 這些词语都吞掉吧>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動いてこの足!

世界を超えて
<超越世界吧>



最初からわかっていた ここにいることを
<一开始就明白 我存在于此>
わたしのなかの 全ての勇気が
<我心中 全部的勇气>
火をともして
<点燃了火焰>
もう逃げないよ
<再也不会逃了>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ひとりじゃないよ

声をあげて泣いたって構わない 
<所以 就算放声哭泣也没有关系>
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 見ていてくれる

今からはじまるの わたしの物語
<现在即将要开始的 我的故事>




忘れそうになったら この歌を
<像是快要忘記的時候 就將這首歌>
歌うの
<唱出來吧>


終わり
回到此页首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我活了

好吧,如题……我回来了,我活了
……上班之后就没空回这里更新了呢~~
现在我又回来了


然后是


好吧,我觉得我快死了……
过劳死的


我死去活来了

我深得雪儿的真传………………


55555555该哭还是该笑呢……







喜欢上了BRS,谢谢你,我的小姑娘
回到此页首
回到此页首